哥哥專訪

[複製鏈接]
sand 當前離線
最後登錄
2016-4-12
在線時間
0 小時
性別
保密
註冊時間
2003-1-26
閱讀權限
150
帖子
1433
主題
0
精華
0
積分
1433
UID
75
金幣
1536
註冊時間
2003-1-26
sand 2003-4-14 22:32
分享到:
這篇專訪是哥哥fans (署名c) 花了兩個小時打字才完成 copy from other board 九二年十一月壹周刊 <唱歌的日子> 張:要說樂壇,很敏感。如果真要說,我只能說我喜歡一個張學友。(記:其他沒有特別? )個個都是我朋友。我不想說他們有甚麼不好。我覺得唱歌要有三個條件:第一,把聲要靚;第二,要有天分;第三,要好努力。那我就說,現在有齊這三樣條件的,只有張學友;and I’m telling you the truth 。其他,可能有些是心有餘而力不足。有些是根本聲底不好。我聽別人說,那些歌手的演唱會,直情是嘈到聽不到他們唱甚麼。如果,一個演唱會變成歌迷會聚會的話,是否即是說:唱歌不重要?沒可能的。 我覺得他現在的環境較我們好多了,我們從前兩樣(歌與人)都很紅。所以,觀眾真是會來聽歌。 記:覺不覺自己一站出來便很出眾? 張:可以這麼說。在麗的電視時,他們真的給了我很多機會。可是,那時我和麗的都在行衰運,那些綜合節目不夠一年便不再製作了,而且,我那段時間唱歌也沒甚麼人愛聽。那時候,我當自己在practice。我最欣賞禮的的,就是他們從來沒當我是一張細牌。黃錫照(當年麗的電視總經理)守了他的諾言。當我拿到亞洲歌唱比賽獎項時,他對我說:I gonna make you a star。這個諾言是真的。麗的不同無線,無線是很計牌的,你大牌,便甚麼也依著你。無線很串,由頂層到底下都很串。 記:有沒有懷念當年唱歌的日子? 張:我覺得我和阿梅、阿梅都應該感到很自豪。是我們一手一腳把日本仔(歌星)踢出局,那時候,柏原芳惠、近藤真彥在香港很紅,但態度實在很差,直情當自己是megastar.。我最記得有一次,我和近藤真彥同台演出,我很有禮貌,見到他便這樣(豎高拇指),他望著我說:“Why?”那你想我說你甚麼,你想我說你好屎嗎? 我有禮貌才這樣,其實我想說,你是幾渣,近藤真彥你是甚麼,我現在和你鬥唱,都撼到你不知去了那裡。到了現在,便有黎明、劉德華撐住樂壇,日本仔一直抬不起頭。我覺得這是好事,為甚麼本地樂壇不能殺出幾個偶像歌手。 <引退> 記:有沒有覺得自己太早退出歌壇? 張:我覺得現在是我最開心、最投入的時候,沒有太多壓力。從前,實在要兼顧太多人的感覺,要求,是很辛苦的。所以,你問我怎樣看他們四個人(四大天王),我真的不想說,他們已承受太多壓力。好像那時說黎明走音,我覺得好unfair,是你們這班人捧他出來的,個個都知道點解,因為那時樂壇真空。谷他們出來做甚麼?就是為了那幾個電視台、電台要做一些大show時有咩飛,對不對?因為阿Lam,阿倫他們不能整日應酬他們,於是便要捧一班新人出來做,他們又要有一定的名氣。 可是,那時候,他們根本未成熟,技巧不好,尤沒見過大場面,那麼,走一兩個音,算是甚麼,哪個沒走音,誰說唱歌是不會走音的。我想,是大家想得太完美。只要你們把要求降低點,大家都會開心些。 記:其實,是甚麼原因令你離開樂壇? 張:我在<新藝寶>(唱片公司)是,出了一張唱片,叫 ,碟內唱了十五首別人的歌,向曾經在樂壇努力的歌手致敬。那時候,唱片公司很支持我,唱片銷量也不差,有八萬張。可是,外面卻流言蜚語::「點解張國榮會唱口水歌?」 那些電台DJ播完碟內的歌後又說,阿乜乜比張國榮唱得好,又或是張國榮唱得比他們好,我很失望,根本完全是兩回事。 記:這是你退出樂壇的主要原因? 張:是很多事情加在一起,這是其中一個。 記:有沒有覺得因此而賺少了很多錢,因為現在很多歌手已進軍大陸市場? 張:我覺得很難衡量賺多賺少的問題。在我來說,我已經擁有足夠的財富,為何要迫自己一定要進軍大陸市場。而且,我在大陸根本是最top的,很多人都央求我到大陸開演唱會,這是事實!大陸很多主辦機構都對我說,只要張國榮肯來,幾多錢都俾!我係唔去,那又怎樣!但我仍然對自己有一個reservation,因為我信我的朋友施南生,她對我說,我告別時,只要心態是完全投入,那就ok!但若我現在真要復出,我真的會復出,我不會理會別人說我出爾反爾。當然,我現在沒有復出的心態,我想遲多幾年更沒這種心態。 其實,我希望留多點空間給自己走,我每次都會對自己所做的事留點空間,好像說,我退出料樂壇,但我還沒到大陸演唱,既然沒開咪便沒有封咪了,對不對?  記:這是不是你遇到困難時開解自己的方法? 張:是。以前我是很阿Q的,如果不是這樣,我怎樣survive到現在。大家都知道,我開始的幾年,唱歌的反應是差得不能再差,一次我在唱歌,把帽子拋給觀眾,那個觀眾把帽拋回給我。那時,我只有二個方法;其一是totally lost (完全失敗);其二是希望以後唱歌時,接到你帽子的觀眾,不會擲回來,是珍而重之的收藏。我是這樣安慰自己的。 <朋友> 記:你有沒有發覺到身邊的朋友不能有你這樣的想法? 張:我不理他們怎樣想,每個人的想法不同我想我會提點意見,但聽不聽就在你自己。每個人的做法不同,很難說。 記:你從前的兩位好朋友,鍾保羅與陳伯強,一個自殺死了,一個還在醫院昏迷不醒,你有沒有感到傷心? 張:我只能說是感到可惜,每個人都應該有self-discipline,做任何事都要為自己的行為負責。或者,有時候我是對朋友太囉嗦了,像阿梅,從前我和她很親切的,我們常一起登台,她很有義氣,可是自卑感很重,她不喜歡我周圍的朋友,我也討厭她身邊的朋友。那時候,我常對他說,“不要常浦disco”,我說第一次,她不聽,我說第二次,她不聽,我再說第三次,然後不會再說。或者,是我說得太多,大家便漸漸疏遠了,聽別人說,她現在乖了很多。 <電影> 記:是不是真的很喜歡電影? 張:絕對是。我對自己的演技很有信心,和一些好戲的演員做戲,我絕不會怕,周潤發? 話之你丫!當然,我和發仔是好朋友。我做胭脂扣的十二少和做霸王別姬的程蝶衣,其實都有跡象看到我的演技方法,我就是我,每次演繹都有自己的影子。一個是好鹹濕的男人,一個是白雪青蔥的男子。我想,我很難會跳出這個框框了。但如果說,不能跳出這框框,永遠在演繹角色時有自己的影子便不是好演員,I don’t think so。 我現在的想法是,我回來拍電影,別人對我更加好;電影不同唱歌,電影是純技術比拼,唱歌是要照著已定下的形象去做,最重要是你要唱一首好歌,穿得漂漂亮亮。電影不同,要做的事實在太多。 記:有些台灣觀眾說,如果<阿飛正傳>拍續集,他們一定把戲院燒了,你自己怎樣評價這齣電影? 張:你一定要寫這句說話:“這齣是經典電影” 記:是不是很佩服<霸王別姬>的導演陳凱歌? 張:當我聽到陳凱歌這名字時,並不覺有甚麼大不了,都第一次開工作會議時,才覺得他真是有料。他把目標定得很高的人,雖然,整隊工作人員級數並不如他那麼高,但他絕不妥協,只是遷就點。他對我的要求很高,但難不到我。 而且,他是真的說服我演這齣戲,他說給我聽,我們現在是拍一齣同性戀的電影;由他和我說給整個世界聽,同性孿這件事,不是那麼醜陋。 <性、愛> 記:你怎樣看同性戀? 張:我有點失望的是,香港電影一拍到同性戀題材,便加以醜化。我只可以說,人在性方面只有兩個preference,一是男人,一是女人。如果你不去愛一個女人,便只有男人,對不對?沒有值得旁人討論的,這也不是一件很不對的事情。 記:你不相信一個人可以孤獨過一生嗎? 張:可以,但非常少,我想〔十萬人都沒有一個,除非他一生人都是自戀,而且是極度自戀,自戀到和人造愛就像被人姦污。 記:那你是不是很自戀? 張:我是,但我要有性亦有愛。我不會孤芳自賞到這地步。我好鍾意談戀愛,我覺得戀愛是會令一個人靚,一個人閃亮。可是,我很怕一些人將戀愛整件事dramatize。 記:一直以來,有沒有一個真正愛的人? 張:我一直都有一個戀人,但我不會說,因為這是我的privacy。 記:你覺不覺得自己是個很堅強的人? 張:I’m very tough。你現在要我住回徙置區,我是可以的,但我會覺得很慘。我不會埋怨。我開始時都是這樣,在英國讀書回來,火親不大理會我,第一份工在麗的,一千元一個月,我可以用五百元租一間房,我就是這樣長大的。要“一日三餐,麗的飯堂”,完全可以,人最重要的是,你可以番轉頭。當然,我希望不用捱苦。我懂得怎樣控制金錢,我相信,一個男人不爛飲不爛滾,便一定可以剩錢。 我們做這行沒得說,我是海鮮,隨時可以漲價,又隨時可以轉眼不見了,那麼我說,張國榮個價是五百,你說唔得,一定四百,我唔得,一定五百,好!成交。但當我跌至五十時,哪個會找你。 記:在娛樂圈時,有沒有要好的朋友? 張:我沒有敵人。而且,有一班年紀較大的朋友很疼我,像王萊、尤敏,還有任劍輝,和白雪仙反而沒有甚麼。因為有點怕她。 我承認我是很情緒化的人,現在,可能較以前緩和了點。我知道自己說話不圓滑,和娛樂記者的關係不好。但你不要以為記者全對,記者都會錯,沒可能懂寫字便一定對。我最憎人迫我食死貓,好像有一年的演唱會,別人寫我大罵呂方。他媽的!他不是和我一個化裝間,我張國榮會不會失威到要走到隔鄰罵他;而且,那時呂方剛up and coming, 和我還差了一大條路,我犯不著這樣做。 到現在,我仍然是喜歡說便說,不愛說仍然不說!I have nothing to hide!
sand 當前離線
最後登錄
2016-4-12
在線時間
0 小時
性別
保密
註冊時間
2003-1-26
閱讀權限
150
帖子
1433
主題
0
精華
0
積分
1433
UID
75
Rank: 15Rank: 15Rank: 15Rank: 15Rank: 15
金幣
1536
註冊時間
2003-1-26
sand 2003-4-14 22:43
貼一篇李碧華的 (~~請版主不要刪去~~)

血似胭脂染蝶衣
李碧華

四月一日,我們從此再也笑不出的愚人節。
四月五日,枉死城中驟添新鬼的清明節。
四月八日,你化作一把火,一撮灰,你真正走了,永不回頭。
希望你釋放心靈,忘卻塵世的煩惱和痛苦,找到自己的快樂。記得喝三杯孟婆茶,重新出發。雖然你的愛人、知己、親朋好友、合作伙伴、為你傾情的fans ……甚至是任何一個欷歔的
過路人,都捨不得你,但你這樣幹了,我們還有什麼好說?

那一定不是你!
我不信。
你一向怕死、畏高、愛美、惜身、還經常做gym 、打球、打麻將、旅行、品紅酒、享受人生。不能想像你選擇了從廿四樓縱身往下一躍時,需要多大的勇氣和決絕- - 因為誰都知道後果是支離破碎肝腦塗地血肉飛濺……這天我特別痛恨在文華酒店門外,撞毀的鐵欄下(你的身體竟硬生生把堅牢的金屬拗曲了),一個陌生人,用兇猛的水柱把你遺留的一大灘血,連同灑落 的紅花,不消一陣,沖洗淨盡。你隨水而去,轉瞬不見了。我痛恨他這個動作。穿一身好衣服,杏色西裝,染滿鮮血的你,又被一整塊白布包裹,血滲出來,暈淡一如胭脂。為你蒼白虛弱的一息,抹上最後 濃妝。後來,你被一個長形的竹籮蓋,由殮房送往殯儀館。後來,你被放進度身訂造無虛位極舒適的名貴棺木中。後來,你在烈火中大去。我見一些網站或文章報導,寫「張國榮(已故)」,括號中兩個筆 劃簡單的字,令人黯然。

一個人出生、成長、努力、掙扎向上、風靡群眾、名成利就、喜怒哀樂愛恨交纏……經過四十多年的艱苦,亦算漫漫長路。把一切變成「往事」,只用了一星期,甚或一秒。人生風霜雨雪,少年子弟江湖老 ,紅粉佳人白了頭- - 你堅決「不許人間見白頭」,於是以後人人都老了醜了,心中你永遠是個萬人迷,傳奇中只有悽厲媚艷與深情,沒有歲月痕跡。
當香港危城飽受非典型肺炎肆虐的折騰,人人戴高密度纖維口罩上街,人人都重視生命,只有你瀟灑作別。一個讀者含淚來電郵,寫:「俊秀多情的十二少走了,你們要好好照顧傷心斷腸的如花啊!請你負 責任。別讓我擔心!」梅艷芳說過:「哥哥是我生命中唯一好友。」你不喜歡人叫你Leslie 或張國榮,愛聽人人叫你「哥哥」,因你成長在一個與父母關係疏離的大家庭,渴望愛但被忽視,所以「哥哥」的暱稱令你有「親人的感覺」。對阿梅而言,有更深的意義。

我打電話給她時,她已在發狂號哭悲痛欲絕中稍為平復,正為你誦經超渡。她身邊姊姊和好友一個一個走了,現在唯一知己也撒手離去,胭脂扣鬆脫煙消,現實中角色對換,你知道自己多殘忍嗎?我對阿梅 說:「你要堅強,不要多想,因為這是他自己的選擇。」她聲音虛空、哽咽:「我想不通,我接受不到。我們那麼錫他,但他不回應,打電話又找不到,連號碼也改了。有時一班人吃飯,他突然站起來走掉 。那段日子,他像另外一個人……」你常常自問:「我一生沒做過壞事,為何會這樣?」這句話,我和阿梅也聽過多次。你身邊很多人自恨「做得不夠」。
但連阿梅也聯絡不上,誰能找到躲起來的你?
之前,你有當導演的心願,曾因劇本不夠商業化找不到投資者。及後有一大陸的富商答應支持你開拍,你很亢奮,興致勃勃,誰知他惹上官非被關押。一時間你的情緒跌至谷底。還有在泰國撞邪中降頭的說 法(應該與什麼拍鬼片「不能抽離角色」關係不大。你是專業演員,而且戲早已拍完)。
因為你跟小思(盧瑋鑾教授)和仙姐(白雪仙)提過,你很喜歡廿年前在港台演過一個電視劇《我家的女人》,想重拍。那是識於微時的我們第一次合作,還奪國際獎。所以去年五月一日我千方百計把你約 到徐楓家開會,她樂意支持。我建議把劇本重寫,情慾去盡些。你想用張柏芝,喜歡她的外形和演技,還很貼合劇中「十清一濁」的命格。但那個晚上,你眼神驚恐,有氣無力,緊張不安。而且踡縮在沙發 ,像個虛淡的影子。徐楓是「抑鬱症」的祖宗,她知道你很不對勁,囑你一定要看醫生服藥,而不是集中力氣去驅邪。我安慰你:「若你沒害過人,沒做過壞事,那害你的人要付出代價,雙倍報應在自己身上的,邪不能勝正。」
我特定五一,因是「勞動節」。還開玩笑:「一個人站起來必須靠自己,做導演要勞動,要一起度劇本,我們只是在背後撐你。喂,你的康復期不必一年吧?到明年五一勞動節也等你!」但你一直沮喪、憂 鬱,還有胃酸倒流的病折磨,對什麼都提不起勁,而且不願見人。等不到五一,四一你便走了。

陳凱歌導演聽到你自殺身亡的第一反應是驚嘆:「太震驚,太難過了!這不是另一個程蝶衣嗎?」
就此別過了。
暮春,香港反常地愁雲慘霧,連天陰雨,氣溫下降,有點寒意。
我們的良師益友小思,告訴我你有一包遺物在她處。是一些珍貴的照片(包括你的反串戲裝照,虞姬之外還有其他未曝光的),和一封信。
一封信?

由「教育署」課程發展處發出的表揚信。
追溯,二○○二年二月廿二日,香港中文大學「中國語言及文學系、香港文學研究中心」合辦了「文學與影像比讀」講座。中文系有這個課程。由於小思要退休了,你答應她講「如何演繹李碧華小說中的人 物」(我很謝謝你!)。新亞人文館沸沸騰騰,座無虛席,各系的教授講師也來了,站滿了人。

你尊重高等學府,所以不准拍攝、錄音、宣傳。那天你在訪問中談到程蝶衣的死,有三個原因:「一、虞姬個性執,要死在霸王面前。二、蝶衣想以自殺來完成原著故事的情節。三、顛倒眾生的偶像年華老 去,不能接受。」- - 一看,怵然一驚。
那天是你三月底病發前非常燦爛、迷人的日子。藝人在大學演講不是沒有過,但你揮灑自如和談笑風生,學生難以忘懷,悄悄筆記下來。

崇拜你的,除了共同成長的三四十歲英年還有不少年輕人。我希望他們愛歌藝、演技、樣貌外,還學習你的優點:- - 工作態度認真、準時、尊敬長輩、聰明感性、大膽創新、親和有禮、對情史和性取向的坦率、一切追求完美。
常把歡樂帶給別人,把哀傷留給自己- - 所以我知你寂寞。
你喜歡看書。一回在仙姐家,小思提到白先勇一篇悼文《樹猶如此》很感人,你馬上在角落靜靜看完。你的語文能力很好,那些吹捧炒作出來的所謂人氣偶像難望背項。

你真的會是個優秀的導演,從《芳華絕代》MV 便知。可惜……
這篇稿,是我惆悵地送亡友最後一份禮物。

- - 但你仍欠我一部電影,我仍欠你一個劇本。
什麼時候還?
回復

使用道具 舉報

chiasan 當前離線
最後登錄
1970-1-1
在線時間
0 小時
性別
保密
註冊時間
2003-2-7
閱讀權限
150
帖子
1023
主題
0
精華
0
積分
1023
UID
275
Rank: 15Rank: 15Rank: 15Rank: 15Rank: 15
金幣
1155
註冊時間
2003-2-7
chiasan 2003-4-15 00:27
兩篇都看完了~~
看完~~心情會有點低落~~就是捨不得哥哥離開~~
但也沒辦法啊~~已經挽不回了~~~
很多人不懂哥哥為什麼要離開~~我也不懂~~
很多人都傷心難過哥哥的離去~~我也很難過~~
即使我不是他的fans,但我知道~~他是個有成就的人~~
是個值得尊重的好藝人~~
真的像學友說的一樣~哥哥是顆隕落的星~~
希望未來的日子裡~大家都能珍重自己~~
也希望電視上那些所謂的姓名學.....麥擱共啊~~
人都走了才在講什麼命格裡帶自殺之類的鳥話~~
超級馬後炮耶~~討厭那些節目....討厭所謂的姓名學大師... :-x
超愛學友的嘉珊~~
"只要台下還有人在聽,我就會一直唱下去~"..學友說的... "只要學友還在台上唱,我就會一直聽下去~"..嘉珊說的^^ http://www.wretch.cc/blog/chiasan93
回復

使用道具 舉報

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立即加入

手機版 | 文字版 | 【學友熱】Jacky Fever Club   

GMT+8, 2021-12-6 07:31 , Processed in 0.191203 second(s), 22 queries .

Copyright © 2012 學友熱 Jacky Fever Club | 技術支持|LIGHTSAIL視覺

Powered by Discuz! X2.5

回頂部